昨天,有市民通過現代快報微信爆料:10月17日晚,南京文樞中學高三男生小黃(化姓),一晚上被政教處的一名老師罰站了兩次。知情人透露,小黃先是從晚上10點站到了12點多,半夜兩點多又被老師叫醒,並一直站到了早晨6點多。這算不算嚴重體罰?事實到底如何?昨天現代快報記者就此進行了調查。現代快報見習記者 陳曦
  昨天下午,現代快報記者聯繫到一名知情學生。據稱,當晚10點多,小黃準備去洗澡,出了寢室門,看到學校政教處查寢的老師,就朝寢室里喊了一句“老師來了”。然後,小黃就被老師罰站在寢室外,“連澡也沒有洗成。”
  “老師看上去比較生氣。”這名學生說,他覺得有點納悶,學校規定晚上11點熄燈睡覺,當時才10點半左右,不知道為何要讓小黃罰站。這名老師離開時說:“站到我查完寢室回來。” 老師走後,有幾名同學看不過去,陪著小黃一起站站到12點多。“可能是沒見老師回來,他們估計沒事了,大家就各自回床上睡覺。”沒想到,半夜兩點多,這名老師來到寢室叫醒了小黃,“動靜比較大,讓他繼續到外面站著。”當晚有多名男生半夜去上廁所,都看到了站在外面的小黃,“他加了一件衣服,夜裡比較冷,應該是回寢室拿的。”就這樣,小黃站到早晨6點多,然後和大家一起去上課。
  有學生提出疑問,小黃為什麼被罰站?這麼罰是不是太狠了?“凌晨2點多把人從熟睡中揪起來,誰能受得了?”還有學生表示,這名老師到12點多還不讓小黃回去睡覺,就屬於沒有時間觀念。
  一夜罰站兩次
  第二次站到早晨
  調查
  老師回應
  自己帶有情緒,以後會註意方式
  昨天下午,現代快報記者來到文樞中學,並找到了這位老師。他承認自己兩次讓小黃罰站。他表示,當晚聽說別的寢室有學生去了網吧,而且可能會徹夜不歸,所以很生氣,帶有情緒,並不是針對小黃及其宿舍的其他學生。
  至於小黃第一次被罰,他表示,那是因為小黃看到他後就往寢室喊話,有向室友通風報信的嫌疑。“很可能有人在寢室里玩手機。”他說,學校明確規定,學生在校期間不得使用手機,但查寢時經常發現有學生在玩手機。
  “當時就跟小黃說了,我什麼時候過來讓你休息,你就休息。”他說,第二次罰站,是因為查了一大圈回來時,發現小黃自己回去睡覺了。想著要對自己說過的話負責,他又把小黃同學叫醒了。不過,他表示自己並沒有明確讓小黃站通宵,稱自己的原話是“如果你覺得我處理過分,就站著,想通了就去睡”。他覺得,由於是處理男生,沒有考慮細緻,沒去想小黃會不會一夜不睡。
  “由於前面發生的一些事,小黃是撞槍口上了。”這位老師表示,接下來會找小黃溝通,自己以後也會註意教育方式。
  校長回應
  若屬實,將對老師按照規定處理
  昨天下午,現代快報記者聯繫到了文樞中學校長陳國先。“有這種事嗎?”聽說此事後,陳校長很驚訝。
  “我一定要好好調查一下這事,不管是教育局還是學校,都有明確要求,老師不能體罰或是變相體罰學生。”陳國先說,如果老師發現學生犯錯了,要耐心批評教育,把學生從教室或寢室喊出去後,老師要陪著學生,跟學生談話,絕對不能簡單地一罰了之。“如果情況屬實,會對這名老師進行嚴肅的批評教育,並按照規定處理。”陳國先稱,對違反校規校紀的學生,也會按照規定處理。
  南京一位中學校長對記者表示,老師讓學生通宵罰站肯定欠妥,影響孩子休息也屬於一種體罰,會讓學生對老師產生一些畏懼或者抵觸心理,老師能夠控制好自己的情緒,才算是一個合格的老師。
創作者介紹

post

sy79syjd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