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三名在押嫌犯殺害一民警後越獄”追蹤
  兩名A級逃犯是怎樣被抓到的
  一人一隻腳沒鞋狼狽不堪,一人看到直升機空中巡邏崴傷了腳, 年齡最大逃犯仍在逃
  9月2日,黑龍江延壽縣看守所三名在押人員殺死一名民警後脫逃,案件引發巨大關註,截至9月5日0時,已有兩名逃犯被擒獲,仍有一人在逃。
  案發: 殺民警、搶手機、無槍支
  9月2日早4時40分許,延壽縣看守所三名在押犯罪嫌疑人殺害一名看守所民警後,搶走一部手機及衣物後脫逃,犯罪嫌疑人沒有攜帶槍支。該看守所地處城區,門前是一條馬路,車來車往。
  昨天央視曝光了越獄全過程視頻。在看守所監控視頻上,2日凌晨4點20分左右,一名在押人員向走廊盡頭行走,隨後又有兩名在押人員悄悄走出監舍。進入值班室後,一人用胳膊從後邊勒住民警脖子,另兩人沖入。隨後幾人換上警服。4時44分27秒到4時45分20秒,三名在押人員分別從監區大鐵門“淡定”向監區外走去。
  “畫像”: 著警服、本地人、“60後、70後、80後”
  三名犯罪嫌疑人為王大民、高玉倫、李海偉。高玉倫1964年出生,身高1.82米,年齡最小的“80”後李海偉1985年出生,1.73米,王大民1979年出生,身高1.79米。三人同為延壽縣“老鄉”,髮型均為自然短髮,逃跑時身著警服。
  三名在押人員中,王大民涉嫌故意傷害致死未判決;高玉倫犯故意殺人罪已判死刑,正在覆核期間;李海偉涉嫌故意殺人,尚未判決。
  追捕: 全副武裝、全城動員、全力緝拿
  9月2日中午,記者從哈爾濱驅車趕往延壽縣。在哈爾濱市城區、出城口、尚志市入城口、延壽縣與尚志市交界處等地看到大批巡特警、武警全副武裝,持槍盤查過往車輛,緝捕嫌疑人。案件發生後,哈爾濱市相關領導現場指揮,第一時間成立專案組,公安部刑偵局派員指導案件偵破工作,黑龍江省公安廳、省武警總隊也派出相應警力配合。
  在哈爾濱市公安局官方微博上,“警嫂”網友“臭臭妞妞11”2日下午五點左右留言說,她家“先生”正在搜索嫌疑人,“據說天氣很冷,我讓他一個小時報一次平安,山上偶爾信號不好,電話不通的時候心都要跳出來了。”
  通緝: 單人懸賞金額共15萬元
  9月2日,哈爾濱警方發佈通告,對提供重要線索、協助公安機關抓獲任何一名犯罪嫌疑人的群眾,給予人民幣10萬元獎勵。隨後,公安部將三人列為A級逃犯,另獎勵5萬元。二者相加,單人總計獎金已達15萬元。同時,警方調集警用直升機趕到延壽縣,協助搜捕延壽縣看守所三外逃在押人員。3日中午,記者在延壽縣體育場看到一架有“哈爾濱公安”標誌的直升機。
  逃犯李海偉: 穿一隻鞋躲藏籬笆下
  3日晚,三名脫逃人員中的李海偉被參與搜捕的武警官兵、公安特警和村民擒獲。據擒獲李海偉的武警官兵介紹,被抓時,李海偉狼狽不堪,只穿了一隻鞋。
  據介紹,9月3日下午,玉山村一些村民發現有陌生人在村屯附近燒烤土豆和玉米。開始的時候,人們以為是拾荒者。後來發現,這個人的體貌特征和通緝令上的一個人很像,就一邊向警方報案,一邊開始呼喊其他村民進行圍堵。守候在玉山村的武警黑龍江總隊二支隊偵察排長馮皓楠,迅速組織3名武警戰士和兩名特警前往舉報地點。
  “在到達群眾指的地點後,我們進行搜索前進,而後我們發現犯罪嫌疑人躲藏在籬笆樁下。當時他雙手抱頭蜷縮在籬笆樁下,我們用手拽他的時候,他也有抵觸,往裡縮。當時一心是想把犯罪嫌疑人捉拿歸案,也沒有考慮到他手裡會不會有凶器之類的,所以整個行動還是比較迅速有序的。”馮皓楠說。
  據參與抓捕的武警戰士說,雖然抓捕過程中李海偉並不配合,但40個小時的逃亡經歷似乎耗盡了他所有的體力和精力。在武警戰士的反覆盤問下,他很快就承認了,自己就是脫逃的李海偉。
  馮皓楠說:“他穿了一件很臟、比較厚的夾襖,面部也是狼狽不堪,鞋只穿了一隻,另外一隻已經不知道掉到哪去了。沒穿鞋的那隻腳的襪子也破了很多洞。看清他面貌,並且與通緝令上對比之後,發現他很像犯罪嫌疑人李海偉。而後我們就一直在問他是不是李海偉,最終他頂不住自身的心理壓力,就說出了他的真實身份。”
  逃犯王大民: 索要食物時被村民報警
  3日晚10時許,在李海偉被押返看守所的同時,另一名脫逃人員在新勝村現身的舉報信息引起了指揮部的高度重視。據新勝村村民反映,3日晚上9點多的時候,有一名自稱是逃犯的男子向村民索要食物,村民隨即向警方報警。
  “他來我家院子,我就敲窗戶問他是誰?他說是逃犯,你給我整點吃的,你別報案,我也不傷害你。我就一邊穿衣服一邊說,等我穿完衣服給你找吃的。穿完以後,我就放(村)廣播了,放廣播就是招呼村民,然後他從我房西往北去了。”新勝村王海屯村民張印庫說。
  根據年齡、身高等特征,警方判斷這個出現在新勝村的男子就是三名脫逃人員之一的王大民。指揮部迅速調集數百名武警和特警,以新勝村為中心展開地毯式搜索。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搜捕,9月4日0時50分許,“9·2”案件三名犯罪嫌疑人中的王大民被民警擒獲。王大民供述稱,他在逃跑途中看到警方的直升機正在巡邏,為了躲避慌亂中在山坡上摔倒,導致腳部崴傷行走困難。
  質疑: 面對重重關卡咋還能脫逃
  據警方內部人士介紹,在押人員從看守所出去,需要經過幾道關卡。一個監區分為若干監舍。監舍門需要民警打開,出了監舍門,還有一道門,有民警值守(一般為兩人)。再往外走是監區大門。出了監區大門,就進入工作區,這裡有武警值守。
  根據相關規定,看守所要設置AB門。A門是監管門,B門是武警門,兩門不能同時打開。但因各地經濟條件不一樣,未必都上。死刑犯屬於重刑犯,一般要戴手銬腳鐐,這增加了脫逃的難度。一個監舍中一般關押若干人員,重刑犯脫逃,需要打開手銬腳鐐,這一過程,會有人知道。而且,死刑覆核期間的在押人員,晝夜有人盯防。
  在這樣嚴密的看管下,在押人員如何打開手銬腳鐐、打開監舍門,連過幾道關卡,成功脫逃,現在還是一個謎。對此,警方並未透露更多的細節。 據新華社
  (原標題:兩名A級逃犯是怎樣被抓到的)
創作者介紹

sy79syjdh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