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來,由於持續乾旱少雨,以及農業灌溉大量用水,洪澤湖、駱馬湖等我省主要湖庫水位持續下降,已嚴重影響水產養殖和正常通航。根據預報,未來一周我省及淮河流域仍無明顯降雨過程。
  7日早晨,泗洪縣龍集鎮螃蟹養殖大戶鞠小利家近80畝螃蟹塘里,不少螃蟹或浮在水面或上岸,對剛剛投喂的新鮮小魚飼料似乎不感興趣,反而顯得狂躁不安。“水位越來越低,氣溫越來越高,螃蟹死亡就會更多。”站在塘口邊的鞠小利看著水位比前兩天又下降了一點,臉上愁雲密佈。
  受到低水位影響的不僅僅是蟹農。截至7月8日上午,蘇北運河宿遷地區宿遷船閘、皂河船閘水位低於最低通航水位,洪澤湖水位逐漸接近11.50米的最低通航水位。泗洪縣轄區內的洪澤湖西線、洪澤湖北線南段以及洪澤湖西南線航道載重超過200噸以上的船舶已經無法正常航行。
  洪澤湖水位逼近螃蟹“生命線”
  7月6日上午8時,洪澤湖尚咀水位為12.11米。根據往年的經驗,一旦水位跌破12米,就將對螃蟹養殖業產生巨大影響。
  昨天早上6點不到,泗洪縣龍集鎮洪湖村11組的養殖戶高友明便起床開始給自家的螃蟹塘補水,兄弟倆今年養了70畝蟹塘,蟹塘的水位目前已經不到50釐米,從6日開始,每天得打水兩三個小時,使蟹塘的水保持在80釐米左右。目前是螃蟹生長的關鍵期,到中秋節左右上市,一般螃蟹要脫5次殼,在這個把月里,是螃蟹最後一次脫殼,如果缺水再加上天氣熱,螃蟹會面臨大面積死亡。
  泗洪縣水利局防汛防旱辦公室副主任朱雷介紹說,自6月20日起,洪澤湖水位開始低於正常通航水位,至7月6日上午8時,洪澤湖尚咀水位12.11米,低於12.5米的正常通航水位0.39米。根據往年的經驗,一旦水位跌破12米,就將對螃蟹養殖業產生安全影響。
  龍集鎮養殖戶王恆林說,蟹塘正常水深最少在80釐米,可目前大部分蟹塘水位只有60釐米左右,有些蟹塘甚至低於50釐米。眼下,養殖戶們大都靠機泵給蟹塘補水,但大家也都很擔憂,洪澤湖水位如果再下降,可能連水都抽不到,那不要半個月,大部分蟹塘肯定撐不下去了。
  泗洪縣水產局副局長、水產高級工程師李國祥告訴記者,泗洪縣占有洪澤湖40%的水面,全縣養殖螃蟹45萬畝,年產螃蟹3.5萬噸。洪澤湖水位高低,將直接影響泗洪螃蟹的產量、品質乃至存活安全。水位持續下降,的確讓很多蟹農憂心忡忡。
  針對於此,泗洪縣水產局組織多個專家組奔赴水產養殖鄉鎮,幫助蟹農掌握抗旱生產自救技術要點,指導蟹農科學投喂飼料、合理使用增氧機,儘力降低災害損失。
  待閘船舶數量居高不下
  高良澗船閘平均每天待閘船舶數量在1000艘左右。其中,下行(上游)待閘船舶488艘、11個船隊;上行(下游)待閘船舶490艘,37個船隊。
  持續乾旱少雨高溫蒸發,安徽上游無客水下泄,加之夏季農業灌溉量陡增,導致洪澤湖水位持續下降,逐漸接近11.50米的最低通航水位。截至7月8日上午,泗洪縣轄區內的洪澤湖西線、洪澤湖北線南段以及洪澤湖西南線航道載重超過200噸以上的船舶已無法正常航行。
  與此同時,高良澗船閘的待閘船舶數量居高不下,平均每天待閘船舶數量在1000艘左右。截至記者發稿時,高良澗船閘下行(上游)待閘船舶488艘、11個船隊;上行(下游)待閘船舶490艘,37個船隊。
  無獨有偶,連日來駱馬湖水位持續下降,造成航道水域面積縮小。記者從蘇北航務管理處獲悉,受此影響,蘇北運河宿遷地區宿遷船閘、皂河船閘水位低於最低通航水位,已嚴重影響船閘正常通航。
  截至記者發稿時,宿遷船閘上下游水位均為18.1米,比6日水位上漲0.15米,下游水位恢復正常,上游水位仍低於最低通航水位0.4米。目前,該所上水待閘14個船隊,貨輪36艘;下水10個船隊,貨輪49艘。
  皂河船閘上游最低通航水位20.5米,現水位21.5米,比近23米的正常水位低1米多。目前,該所上水待閘28個船隊,貨輪35艘;下水27個船隊,貨輪57艘。
  江蘇省駱運水利工程管理處防辦主任馬餘良介紹,駱馬湖的整體庫容大約在5.86億立方米,水位來源除了自身蓄水、上游來水以外,主要是通過南水北調工程,從京杭運河調取長江水補給;目前宿遷境內的泗陽抽水站、劉老澗抽水站仍在開足馬力從京杭運河調水,但由於沿途農業灌溉用水的需求,仍無法有效補給到駱馬湖。
  為確保通航秩序,防止船舶擱淺堵塞航道,宿遷船閘、皂河船閘通過遠調站窗口、總調室高頻及時播報當日實時水位信息,提醒大型貨輪提前做好減載準備。宿遷船閘對吃水超過4.0米的重載船舶進行限行。皂河船閘對部分吃水船舶,接受申請暫不過閘,不予調度,避免發生擱淺。
  “三湖一庫”水量偏少近三成
  目前,淮北地區“三湖一庫”可用水量僅9.93億立方米,較常年同期偏少29%,抗旱用水形勢趨於嚴峻。
  記者昨天從省水文局獲悉,入汛以來,除太湖外,全省主要湖庫水位均呈下降趨勢。7日14時水情監測顯示,洪澤湖蔣壩水位11.93米,為入汛以來最低,較汛前下降超一米。
  入汛以來,尤其是6月25日淮河以南地區入梅以來,我省三次明顯降雨主要集中在沿江蘇南地區,淮沂沭泗上中游地區基本無明顯降雨。根據預報,未來一周我省及淮河流域仍無明顯降雨過程。由於長時間無雨,上中游無來水補給,加上水稻栽插、活棵等用水消耗,我省淮北地區“三湖一庫”等湖庫蓄水位持續下降。目前,淮北地區“三湖一庫”可用水量僅9.93億立方米,較常年同期偏少29%,抗旱用水形勢趨於嚴峻。
  針對入梅以來全省雨情水情變化,省防指7日召開專題會商會,分析水雨情發展趨勢,部署當前防汛抗旱工作。省防指副指揮陶長生介紹,為做好下階段防汛抗旱工作,我省將重點抓好淮北地區抗旱水源調度工作,進一步加大江水北調力度,強化用水計劃管理,加強沿運、沿洪澤湖口門督查、巡查,杜絕擅自超計劃用水和水源浪費,全力蓄水保水。
  省防辦主任陸一中介紹,由於水稻栽插大用水消耗,加上今年入梅較常年明顯偏遲,入梅以來降雨明顯偏少,致使湖庫蓄水未得到及時補充,但目前不會對農業生產和日常生活造成影響。省防指將密切關註天氣變化趨勢,在確保防洪安全的同時,繼續做好水稻生長期水源調度及湖庫蓄水工作,確保防汛、供水雙安全。
  本報記者 徐明澤呂 妍吳 瓊
  本報通訊員 許昌亮
  延伸 >>>
  “浣熊”出沒梅雨中斷
  6月全省降水量偏少,且分佈不均。降水量與常年同期相比,除盱眙偏多4成,鹽城、啟東持平外,淮北和蘇南南部地區偏少3~6成,其他地區偏少1~4成。
  7月4日至5日,我省迎來今年入汛以來最強降水天氣過程,沿江蘇南西部及江淮之間中南部地區出現暴雨、局部大暴雨。截至6日5時,有32個縣(市)24小時降雨量超過50毫米,其中5個超過100毫米。
  省氣象臺專家表示,淮河以南地區常年平均出梅時間是7月10日,但由於今年第8號颱風“浣熊”的出沒,把助推梅雨的副熱帶高壓向東逼去,使梅雨出現了一個“中斷期”。10日至11日,副熱帶高壓再次北抬,梅雨或將殺回馬槍。
  據悉,上海市已於7日宣佈出梅,我省及浙江氣象部門仍在密切關註大氣環流的變化,暫未宣佈出梅。本報記者 吳紅梅
     (原標題:蓄水保水,蟹農船民齊盼解憂)
創作者介紹

post

sy79syjd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