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昨日在東北師大上了一堂“公開課”,他將成為該校兼職教授“你認為5年後中央電視臺還這樣它能留得住白岩松嗎贍苣埽蛭一拐餉瓷怠崩叢矗盒攣幕� - 新文化網
  學生們擠在教室里聆聽白岩松老師講課 本組圖片 本報記者 趙濱 攝
  一位同學站在窗外專心聽課並記著筆記
  白岩松講完課後再次受到同學們追捧
    從“用事實說話”的《焦點訪談》,到還原新聞全貌、解讀事件真相的《新聞1+1》,在央視的十餘年間,著名記者、主持人白岩松,逐漸成為了公眾眼中真相的代言人,更有人說,白岩松的名字,代表著對新聞的堅持和信仰。而現實中的白岩松,似乎也的確如此,在新媒體大潮席卷的網絡時代,他仍然堅持不用微信、不開微博,用書與文字傳遞他的態度;在全球媒體用各種基調去關註報道失聯的馬航MH370之時,他卻不斷表達著,“真相只有一個,而我們已經發明瞭太多。”
    昨天下午,東北師範大學凈月校區傳媒科學學院一間700個座位的教室里,或坐、或蹲、或站著滿懷期待的學生和媒體人。這是一場名為《新媒體時代的思考》的論壇講座,主講嘉賓白岩松。4月12日,白岩松曾赴上海交通大學演講,同時推介他的新書。但昨天,他在3個多小時的演講以及與觀眾互動過程中,始終未曾提過新書,甚至有同學索要新書簽名都被他拒絕。他說,這是一個新聞行業的內部交流,是關於學術、關於新聞的課堂。這個下午,他是同學們的白老師。
    ■開場
    “可以結束你們的相機生涯了”
    13時30分,身著寶藍色T恤、黑色外套的白岩松,在一片歡呼與尖叫聲中入場。當東北師範大學黨委副書記王延宣佈,學校將聘請白岩松為兼職教授、聘期三年,以後他將成為同學們的白老師時,現場的尖叫聲再次響起。
    但同學們的歡呼與尖叫,觸動了白岩松的某根心弦。落座後開始演講前,他說,在他上大學的上世紀80年代,任何人來到學校,他和同學們都不可能尖聲驚叫,而在當下,尖叫、歡呼,似乎是一個偶像時代的慣例,“當偶像時代快速到來的時候,每一個個體都在快速消失。其實我覺得最優秀的人在你自己的內心,你受教育的過程就是打磨你自己的過程,我們的大學教育必須重新把重點放在要打磨出每一個人上。”
    當同學們的手機、相機、平板電腦都對準他時,白岩松說:“可以結束你們的相機生涯了,不管這個空間比課堂大多少,這依然是一個課堂。”
    他舉例說,上周《新聞周刊》節目展示了一張圖片,是一個大學在課堂第一排,用布袋子縫了很多個手機的口袋,每個小口袋上都寫著學生的學號,學生們走進課堂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手機放到布袋子里。“前幾天有記者去北大調查,結果發現課堂上相當大比例的同學都在玩手機。手機不過是一個最核心的通訊工具,現在大比例地成為一個玩具。”
    白岩松接著說,他認為,中國教育相當重要的一個問題是,在校園內部、課堂內部,師道沒有尊嚴,“居然相當多學校的老師要去依靠學生期末給他的打分來決定他的獎金,一旦我們的教育體制變成了老師求學生,歸根到底的受害者一定是學生。這樣的局面是誰造成的,除了大環境之外,你難道不也是嗎?”他呼籲,今後課堂當中,手機應該放在布袋子里,“對你將要獲取的知識形成某種尊敬,對你一生當中少有的學生時代報以尊敬。否則的話,我們都在罵教育,將來的教育會更糟糕,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去陷害它。”
    為什麼不用微信、不開微博?
    近幾年,央視名記名嘴紛紛開通個人微博,有的在微信朋友圈中也很活躍,但白岩松一直都沒“跟過風”。“我為什麼可以不上微博不上微信,他們說那裡特有價值的東西繞800道彎最後還是會出現在我面前。”昨天的現場,白岩松談到了個中原因,“我不會上微信,也從來沒開過微博,但我從來沒有放鬆過對互聯網的關註,我自己不把它當做一個工具參與其中,但是我必須牢牢地關註它,因為它與未來有關。如果我上了微信、微博,我可能每天都有2小時在裡面,其中1小時55分鐘看到的是沒有價值的內容,但是那5分鐘是有價值的,每天這樣浪費是為了這5分鐘,但是我告訴你真相,如果你不去浪費這1小時55分鐘,有價值的5分鐘也會來到你的眼前,所以我慢慢學會了選擇。”
    對答
    演講結束後的提問環節近一個小時,有十多位觀眾被他點到提問,他的一些回答,帶著犀利,冷幽默,接地氣,還有小文藝。
    觀眾:我沒有開手機,這是我對你的尊重。白岩松:這不是對我的尊重,我更願意相信很久之後你會明白這是對你自己的尊重,你會發現一兩個小時不開手機這個世界一切正常,而你也更寧靜了。
    觀眾:有人說你在大學非常地刻苦。白岩松:誰說的?我在大學的時候只有刻苦踢球,從來沒有刻苦學習這一說。
    觀眾:我現在做的是中小學生的報紙,怎麼把成年人看的新聞轉述給中小學生,讓他們既能看懂又能明白?
    白岩松:中小學生現在還看報紙嗎?
    觀眾:新聞的理想離你有多遠?白岩松:生命有多遠,離我就有多遠。這並不是一個虛幻的概念,因為理想永遠在前頭。理想永遠應該是明天。我很喜歡一句話,生活不只是眼前,還有詩和遠方。
    觀眾:你是否曾經因為揭露了一個黑幕而受到威脅,你是怎樣處理的?
    白岩松:我對小說里的故事不太感興趣,現實生活中很難用這種戲劇化的語言去衡定什麼是黑幕。對我來說只存在一個無限去靠近真實的信息,我每天都在做。
    觀眾:怎樣顛覆傳統的新聞觀念去做好新聞?白岩松:當你的目的是顛覆的時候我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觀眾:我是來自長春西北方向的吉林大學和平校區的學生。
    白岩松:美麗的長春不就坐落在你的學校嗎?
    ■傳統傳媒
    當公眾碎片化地接觸信息久了之後,就會對更深刻的內容產生前所未有的需求
    白岩松的演講主題是媒體。對於新媒體和傳統媒體,他的態度相當清晰,“未來的社會一定是移動互聯的時代,這其實是巨大的進步。”
    但這也是他憂慮的,“現在所有的傳統媒體,都在做自己的新媒體,砸了很多的錢,有幾個做成功的?現在很多傳統媒體正在喪失自己過去賴以為生的核心競爭力,比如說,現在的報紙越來越互聯網化、淺顯化、碎片化,那我要你幹嗎?”白岩松認為,當公眾碎片化地接觸信息久了之後,就會對更深刻的內容產生前所未有的需求,但中國很多傳統媒體卻並沒有提供,“我看到現在中國有相當多的傳統媒體,正在以喪失自己核心競爭力的方式養大互聯網。”
    ■網絡傳媒
    它們的新聞網頁有區別嗎?
    說到網絡媒體時,白岩松說:“中國最牛的幾個網站,新浪、搜狐、網易、騰訊,它們的新聞網頁有什麼區別嗎?它們還沒有認真地在為個體提供選擇的領域。”白岩松說,現在這個時代,選擇,變成了非常艱難的事情,這就是為什麼會有百度、谷歌這樣的搜索引擎出現,“就是因為互聯網帶來了人類前所未有的衝擊,資訊爆炸,需要有人幫你梳理路徑和尋找路徑,但是我們沒有人提前去為大家做選擇。”
    ■媒體發展
    將來需要媒體的互相監督
    白岩松提出:“對於未來紙媒的發展,擁有核心競爭力的任何媒體都應該記住內容為王的準則,只要你擁有為王的內容,你死不了。”他說,“互聯網可能死得更多,只不過我們沒註意而已。”
    白岩松直言,“將來我們也需要媒體的互相監督,現在在中國,媒體監督媒體這件事太弱,大家都板著面孔客氣,覺得都是同行嘛,媒體如果不監督媒體很麻煩。”他說,同時,在人人皆記者的時代,大家都應該成為監督者,而不只是跟隨者,“當有一天中國人都不那麼輕信了,自己的鑒別能力都提高了,假新聞的生存空間將很小,但是現在我們難道不是很多虛假事情的跟隨者嗎?所以,有人會講,傳謠可恥,信謠也可悲呀。”
    ■央視
    新聞依然是我最得心應手的武器和工具
    近段時間,董卿離開央視的傳聞被公眾所關註。此前,李詠、崔永元等名嘴相繼離開。”昨天的現場,白岩松雖然沒有直接表達對名嘴離開央視的看法,但是他暗示了自己與央視之間的未來。
    “開玩笑地說,像白岩松這種傻子越來越少了,開那麼點工資,四處挨罵,其實只要離開這裡,海闊天空,但是還在這兒。”白岩松雖然微笑著,但語氣堅定,“新聞在這裡,還因為我愛新聞,不是愛自己的錢包,所以我看中的是機制性的變化。中央電視臺的體量不如騰訊,廣告額去年也被百度超了,你認為5年後中央電視臺還這樣它能留得住白岩松嗎?”說到這,臺下發出一片笑聲,白岩松馬上笑著自答:“可能能,因為我還這麼傻。”
    白岩松還提到,在全世界,新聞人在每個國度里的薪資水準都處在中下。新聞人的工資一直由三個部分構成,物質工資、情感工資和精神工資。“新聞依然是我的信仰,它依然是我最得心應手的希望這個世界變好的武器和工具,所以我依然在做,因此只有把這三份工資加在一起時,我覺得值,但是我現在也在憂慮中國的一流、二流人才都已經不乾新聞了,因為物質具有強大的吸引力。
    本報記者 趙實 實習生 李慧月  (原標題:“你認為5年後中央電視臺還這樣它能留得住白岩松嗎贍苣埽蛭一拐餉瓷怠保�
創作者介紹

sy79syjdh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