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一月,蘭州再次曝出大面積水污染,最嚴重的時候,自來水中苯含量超標近20倍。消息一齣,立即引發了市民“搶水風波”,致使蘭州這個濱臨黃河的城市,竟一瓶水難求。
  此次蘭州自來水苯超標污染事件的真相到底如何?中國青年報記者對此展開了調查。
  一問:水污染真相為什麼遲遲沒有公佈?
  蘭州市政府在4月11日下午4點半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通報,當日,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公司在進行水質檢測分析時,檢出出廠水苯含量為78微克/升,超過國家10微克/升的限制標準。經多路水質檢測,判定黃河水指標和自來水一廠至二廠南線輸水管道水體指標正常,一廠至二廠北自流溝水體可能被污染。
  當天下午兩點40分媒體才接到新聞發佈會通知。因為新聞發佈會地點遠在距離主城區30公里的西固區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公司辦公大樓,加上大堵車,很多媒體記者到達時,發佈會已經結束。這場短暫的發佈會也沒有安排記者提問環節。
  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公司是2007年8月由原蘭州供水(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與法國威立雅水務(黃河)投資有限公司組建成立的中外合資企業,註冊資金10.9億元,蘭州市國資委占有55%股權,法國威立雅水務占有45%股權,合作期限30年。目前公司實際日售水量60萬立方米左右,現有供水用戶(結算水錶)9235戶,用水人口256萬。
  蘭州市民的情緒是被一則短消息引爆的。新華社11日12時發佈的消息說,4月10日17時威立雅出廠水苯含量高達118微克/升,22時自流溝(自來水一分廠與二分廠之間中間段)苯含量為170微克/升,11日凌晨2時檢測值為200微克/升,均遠超出國家限值的10微克/升。
  這則很短的突發消息一發佈,立即引發了市民的強烈關註。焦慮和恐慌的情緒很快在微信圈中蔓延開來。
  這意味著,從4月10日17時至4月11日12時,長達19個小時的時間里,真相只掌握在少數人手中,蘭州市民都被蒙在鼓裡。
  此時,蘭州市這個300多萬人口的大城市已經謠言四起,人們紛紛涌進超市,超市貨架的礦泉水很快被搶購一空。
  11日下午2點30分,中國青年報記者在位於市中心繁華地段的西關十字西單超市看到,貨架上的礦泉水已經被搶購一空,就連橙汁等飲料也非常緊俏,飲料區內人們排起了長隊。
  而在位於安寧區的西太華超市安寧店,從早上11點30分開始,陸續有人買水,“七八提地買,慢慢地,人越來越多,開始用購物車一車一車地拉。”店員張女士說。
  起初,店員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畢竟這種情況非常罕見。但他們很快從顧客哪裡知道了答案。
  二問:污染源從何而來?
  對於蘭州這座黃河穿城而過的城市來說,水污染極其敏感。公眾不禁追問:此次蘭州自來水苯超標污染的真相到底是什麼?污染源在哪裡?“罪魁禍首”的苯從何而來?這些苯污染物,又是如何匯入自來水廠的呢?
  據介紹,苯是一種中度毒性的物質,容易致癌,比較難溶於水。對自來水中的苯污染處理方法是投活性炭吸附,必須找到污染源後才能徹底消除。
  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姚昕介紹說:“目前污染源已經很明確了,檢測出苯超標的自流溝,是連接公司自來水一分廠至二分廠之間的自流溝。”
  此次事發的自流溝長約3公里,建於上世紀50年代,全程封閉且沿途沒有排污口。苯污染髮生後,威立雅公司切斷了檢出苯超標的自流溝。
  今天下午,甘肅省政府新聞辦通報稱,自來水苯超標的原因“據水廠分析可能是化工廠污染自流溝造成”。
  官方初步檢測,此次受油污染的管線長約500米。此次苯污染物的來源是什麼時候的油?現在的油還是以前的油?更可怕的是,沒有人知道,苯污染到底發生多少天了。
  距離上一次全面檢測,即今年3月初自來水異味事件後檢測結果沒有超標僅過了一個月。否則,對這個疑問的追問將沒有答案。
  今天下午的蘭州市政府有關此次事故的原因分析會上,這起自來水苯超標污染事件的原因被初步認定為因“換季過程中的熱漲冷縮引起的(管道破裂)”。
  “這麼大的味道,這麼多的油滲進來,肯定有裂縫。”一位專家說。
  更詳細的事故原因,仍在進一步調查中。
  三問:為何屢次出現問題,都不能徹底解決?
  苯超標的事實是什麼時候發現的?是怎樣被髮現的?此次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公司檢出自來水苯超標是一次偶然的發現還是一次及時的預警?
  蘭州人很自然地將此次自來水污染大事件與3月初自來水異味事件聯繫起來,畢竟這兩次自來水出事間隔才只有一個月。
  “誰在監管這個關係百萬人民身體健康的企業?”“為何屢次出現問題,都不能徹底解決?”“到底誰該為此事件負責?”“ 水污染給人民造成的嚴重損失及由此引起的後果又由誰來買單?”……在網上,蘭州市民紛紛要求蘭州市政府及相關部門對此事件作出合理解釋,給出事實真相。
  公開報道顯示,今年3月6日,網曝蘭州多地自來水出現刺鼻異味。蘭州市相關部門通過採取一系列降低氨氮含量的措施,自來水異味逐漸變淡,到11日,異味基本消失。
  然而,供水企業和政府職能部門在事件初期的應對就引起過爭議。
  當時,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公司和政府相關部門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向社會公佈事件真相。直到第二天下午,蘭州官方微博“微博蘭州”才發佈了第一條官方回應信息。此時,距網民開始反映情況已經超過30個小時。兩天后,蘭州市政府宣佈將每天公佈自來水水質監測數據。
  儘管日後的監測數據顯示水質安全,但市民依然感覺自來水有異味,加上對信息公佈遲緩的不滿,許多市民對監測結果表示質疑。而在此間,威立雅水務集團則回絕了多家媒體的採訪請求。
  在今天下午的有關此次事故的原因分析會上,蘭州市委書記虞海燕當場質問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公司董事長姚昕:“這都是教訓,這樣(重要的)管子,怎麼能半年檢測一次?你們省材料也不能這麼省!”
  而姚昕當面坦承:“以前判斷有無污染僅靠水錶面有沒有油花。”
  此次,到底誰該為蘭州水污染事件負責?再次成為人們質疑的焦點。更令公眾感到恐慌的是,此次蘭州市自來水苯污染程度如何?目前尚無準確數據。
  本報蘭州4月11日電  (原標題:三問蘭州自來水苯超標事件真相)
創作者介紹

sy79syjdh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